我的校友

“专于一隅,渐进而成 ——记北理工杰出校友、陈省身数学奖获得者戴彧虹

  如何从原油中提取一定标准的成品油,如何设计方案协调生产使利润最大化,如何用非线性优化计算方法解决石油生产计划方面的问题,这是中科院应用数学所研究员戴彧虹最近一直在研究的内容,这也是他将自己的理论成果和生活实际相结合的进一步尝试。

  或许,对于戴彧虹这个名字你并不熟悉,然而,当提及“第五届钟家庆数学奖”获得者、“德国洪堡奖学金”获得者,“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获得者,“第十届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得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冯康首席研究员”以及“第十六届陈省身数学奖”获得者时,你一定会对眼前这位治学严谨而又平易近人的学者愈发敬重。 

  “每个人都应该经营自己的一隅天地,而在自己的这片天地中存在着无限的可能”

  在今下这个浮躁的社会,能够像戴彧虹一样沉下心来做数学研究的人已经不多了。自1992年从北京理工大学应用数学系毕业,戴彧虹选择了去中科院应用数学所从事非线性优化计算以及应用方面的研究。他觉得,在短暂的一生中,我们无法将所有的璀璨都体验一遍,选择某一件事坚持做下去才能收获更多。而本科期间的数学学习经历以及自身对数学的浓厚兴趣,让他放弃了其他或许更为轻松的道路而执着地沉心于数学的研究中。

  在他看来,每个人都在经营着属于自己的一隅天地,而在自己的这片天地中,总是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每个人都应该勇于去证明自己可以在其中大有作为。与此同时,他还在思考,自己的这一隅世界和外面的世界有什么不同。他认为有的问题在其他领域可能是难以解决的,但在自己的领域中或许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这样将自己所研究的理论应用到外界,就能做出更大的贡献。

  于是,戴彧虹专注在非线性优化领域,不断精进,在系统地分析非线性共轭梯度法收敛性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个新的共轭梯度法,该方法被广泛称为戴 - 袁共轭梯度法,并被认为是“四个主要的非线性共轭梯度法”之一。他还独立否定地解决了拟牛顿法中长期以来未解决的“采取 Wolfe 搜索的BFGS 方法对非凸函数是否收敛”的问题(该问题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被美国西北大学Nocedal教授与英国皇家学会会员、邓迪大学 Fletcher 教授等所著的综述文章中均被列为公开问题,并认为“这是无约束优化理论最基本的问题之一”)。

  戴彧虹坚持在自己的一隅天地,最终开垦出星辰万里。  

  “均衡不偏执,让我在数学的领域能够坚持学习和研究”

  “刚开始学数学的时候,我也时常思考:学了数学之后到底能做什么研究呢?数学像是一片海洋,我学了这么长时间,却也不知道学到了什么程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岸边。”戴彧虹在谈及自己大学时的数学学习经历时说。

  戴彧虹指出本科阶段所学的数学是经过千锤百炼之后沉淀下来的精华,想要从这些精华中再研究出新的东西来,是很困难的事情,所以学着学着就会没了劲头。每到这时,他就会去思考这些精华从何而来,又将流向何方。思考数学的起源,研究数学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不仅仅是单纯地掌握老师讲授的内容,抑或满足于书本上的知识,这或许就是戴彧虹能够坚持在数学领域中持续创新,持续精进的原因之一。

  有爬山的爱好的戴彧虹,常常把自己在数学领域的研究看作攀登一座又一座高山,“每当山重水复,无路可走时,不知道何时会出现转机,只能尽可能的往上爬,以最基础的方法慢慢靠近,总有一天你会迎来属于你的柳暗花明。”戴彧虹欣慰的与我们分享道。在他看来,对数学保持着一种均衡的、不偏执的态度,不轻易的被眼前的困难挫伤,而以最基础的方法去慢慢靠近,是在数学研究的攀登之路上走向更辽阔远方的必要条件。  

  “主动、积极、团队、个性,当下的大学生应该注重在这四个方面的培养”

  戴彧虹回忆自己的大学生活,印象极深的是自己大多时候并非只是单纯地听老师讲授凝练的知识,而是主动地去图书馆查找资料、去和老师交流一些问题。

  “大学学习与高中学习很不一样,大学不像高中那样僵硬,你要学会转变思维,去发自内心的主动做一些事情,培养起自己的兴趣,创造一个新的环境,这也是作为老师教学的有机补充。”戴彧虹对我们建议道,“可能一开始的时候,你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一隅天地到底在什么地方,但一定要往积极的方向思考。其次可以以小组的形式共同学习,在这样一种氛围里可以更容易看到自己身上的特质。”

  真正做到在自己的一隅天地里主动、积极地去学习工作,就如同戴彧虹一般,必将于不经意间,有所收获,羽化成蝶。

  “数学专业的学生要么立志成为数学领域的顶尖人才,要么在其他领域做出极高的成就。希望成为纯数学工作者的人应当以能够带领中国进入自己的数学黄金时代为目标,其他领域的同学也应该以能做出让国家自豪的成就为奋斗方向。”感念于母校的培养和国家的支持,戴彧虹倡议当代大学生承担起自己的报国担当,为实现一名中国青年科研人的自身价值、为中国梦的实现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无愧于时代。

  莎士比亚曾说:“纵是拘我于果壳之中,我亦能为无限宇宙之王。”戴彧虹专注在非线性优化这一领域,不偏执,不功利,勤恳地开拓,默默地坚持,成为了自己开拓出的一隅天地中名副其实的宇宙之王。

发表时间:2018-06-29 供稿: 数学与统计学院九章新闻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