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

杨成铭:为中国人权事业点赞的北理工人

  “你们中国为什么不允许艾滋病毒携带者入境?”2015年6月,在新华社拉美分社举行的国际记者会上,一名女记者忽然对中宣部人权事务局赴墨西哥访问团尖锐发问,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等待着台上中方访问团的回答。

  “我去过一些欧美国家,这些国家在申请签证和入境时没有要求我提供非艾滋病或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医学证明。我是中国人,没有向中国申请过签证,所以我也不知道中国是否要求提供这些证明。”此时中方代表团中,一位儒雅的学者用平和的语气,从容作答。“但是据我所知,外国人进入中国后,可以申请免费艾滋病检测或筛选,如果发现患有艾滋病或携带艾滋病毒,中国可以提供免费治疗。中国国家主席或国务院总理在每年的世界艾滋病日都会去到医院看望艾滋病患者,并同他们亲切握手交谈,中国政府十分尊重和保护艾滋病人和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权利。”巧妙而有力的回答,不仅化解了现场略显尴尬的气氛,还向国际社会展现了中国在人权方面的工作成绩,一名外国记者向他报以微笑,并竖起了大拇指。

  这位从容作答,维护中国人权工作尊严的学者,就是来自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人权法研究中心主任杨成铭教授。这次与外国媒体的“交锋”,只是杨教授随中宣传部人权访问团赴南美交流中若干“遭遇战”中的一朵“小浪花”。为了感谢杨成铭教授在出访期间高度的政治责任感、使命感和严谨的治学态度,积极主动地宣传中国人权观和中国人权教育发展情况,中宣部人权事务局特为北京理工大学发来了感谢函。

  能够在国际舞台,维护祖国尊严,宣传中国人权成就,展示中国人权工作者和研究者的良好风范,这都离不开杨成铭教授几十年潜心中国人权研究的学术积累,以及作为一名中国人权学者的责任感,更有为师多年养成的儒雅与睿智。

我是人权学者,我是中国的人权学者

  人权作为法律界一项较为敏感的研究领域,不仅蕴含的复杂法律问题,还因其设计人的基本权利,牵涉到不同国家、地域和民族的文化历史背景,特别是在政治力量的作用下,人权往往成为国际政治势力角力的“热点”。在国际舞台上,人权往往成为抹黑中国、丑化中国的“惯用伎俩”,加之中西文化及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可以说对中国人权问题的误解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

  “能够客观科学的开展人权研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作为一名中国的人权学者,能够去介绍与传播中国的人权成就,就更不简单,但是却意义非凡,是我们每一名中国人权学者,应该肩负的社会和历史责任!”杨成铭教授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因此他积极参与到我国人权“请进来、走出去”的各项工作,并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近年来,中国逐渐建立起了人权研究的理论框架和体系,人权研究的主题不断丰富,人权研究的水平逐步提高。“我国人权事业发展的整体态势可以概括为‘百花齐放’和‘纵深发展’,应该积极的向国际社会宣传和展示我们的成就,让世界认识中国的人权。”杨成铭老师,从2007年开始,首次参与中国人权研究会专家学者代表团赴美访问,这一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主导的高层次交流活动,为中国的人权学者搭建了与美国国务院人权事务帮办、美国国会国际关系委员会助手、伊利诺州人权局局长、奥巴马选区办公室主任等美国政府和著名智库的人权官员和专家进行对话的平台,代表团还与亚洲协会、华美协进社、麦克阿瑟基金会等知名非政府组织及美全国新闻俱乐部、《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和《芝加哥论坛报》等美国有影响力的媒体开展人权交流。

  从这次外访活动开始,杨成铭教授就展示出良好的政治责任心和业务素质,与其他中国人权学者一起,积极介绍我国司法体制改革和各项法律法规的实施情况,应对各种质疑与不解,得到了中央外宣办的充分肯定,成为一名中国人权对外宣传工作的骨干。之后,杨教授还参加了2010年6月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中欧人权对话活动,作了《国家人权机构保护经社文权利的方法》的主题发言,逐渐成为一名在国际人权研究领域有一定影响的中国专家。

  今年6月的这次南美之行中,杨成铭教授更是积极主动宣传中国人权观,介绍中国人权事业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还展示了中国人权教育事业的发展,其身后的理论功底、丰富的对外经验和良好的精神风貌,为此次访问成功做出了积极贡献,受到了有关各方的一致好评。

  “我是一名人权学者,我更是一名中国的人权学者,无论从科学的角度,还是国家的角度,我都有责任,维护中国人权发展的尊严,让更多国家的人民,客观公正的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人权”这就是杨成铭教授始终秉承的理念。

我为人的基本权利而倾情

  矢志钻研,厚积学术,是杨教授在国际舞台维护中国人权成就最坚实的基础。从1948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到2014年中国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人权原则成为中国治国理政的宪法原则,每每谈到这些,杨成铭教授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因为这是对一位倾情人权20年研究的中国学者最好的肯定。

  杨成铭教授的人权研究,应说是从“受教育权”起步的,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在明亮的教室里读书写字,在宽敞的操场上嬉戏奔跑——实现义务教育全面免费不仅是中国教育事业多年的努力方向,也是杨成铭人权研究不懈奋斗的目标,他自2001年开始对“受教育权”进行系统研究,积极推动中国受教育权的保护工作,在随后的几年中,他积极倡导和论证我国实行义务教育全面免费的必要性,为我国最终实现义务教育全面免费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杨成铭教授从“受教育权”开始走入人权研究领域,之后,因为对中国国家人权机构的研究贡献,成为一名具有影响力的中国人权专家。杨成铭聚焦在中国尚属空白的国家人权机构研究,在2008年成功申报了中央外宣办重点课题“国家人权机构研究”,带领北理工法学院师生组成课题组,开展广泛调研,形成《国家人权机构总览》这一研究成果,为中国国家人权机构的建立做出了前瞻性探索。“时间很紧张,我们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实地调研、文献收集、撰写正文和排版编辑等任务,积极联系有关国家的人权机构或驻华使馆,收集向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申请认证的所有国家人权机构的资料和情况,研究过程可谓克服重重困难,”课题组的成员们在回忆那段“战斗”岁月时,忍不住纷纷“吐槽”,然而看着这份沉甸甸的研究成果,心中又是充满了喜悦和骄傲。

  历时3年,80余万字的《国家人权机构总览》经中央外宣办审查和资助,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新华网在报道该书首发时称,“这是我国第一本全面介绍各国国家人权机构情况的权威工具书,也是目前世界上对各国国家人权机构进行全景式介绍的最完整的著作”,瞩目的工作成果,见证了杨成铭教授和他的团队在中国人权研究领域中的重要位置。

始终不忘自己为师之本

  虽然已经成为中国人权领域研究的专家,但是杨成铭教授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北京理工大学的老师,为师之本,培养优秀的法律人才和人权领域的后备力量,是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杨成铭作为法学院国际法研究所的所长,是国际人权法方向的博士生导师,还是国际人权法课程的任课教师,每次上课前,他都会早早的来到教室,或和同学们聊聊上节课的学习心得,或在讲台上安安静静的看书备课,在课堂上 “研习人权法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或者学习人权法后对于我们乃至人类如何相处的启示是什么?”是他希望能够引导学生和他一同思考这些问题。传道、授业、解惑,三尺讲台凝聚了杨老师多年来的研习心血,而莘莘学子对知识的渴望也鼓舞着杨老师在人权之路上砥砺前行。

  在同学们眼里,杨成铭老师是热情的、智慧的,杨老师的课堂是广博的、包容的。“杨老师总是带我们就某一问题深入探讨,他喜欢听我们说,每次我们发表观点的时候,他都是微笑着看着我们,似是在鼓励着我们各抒己见。说完之后,杨老师都会细致全面的点评,让我们受益匪浅。”他精湛的学术造诣和课堂上热烈的讨论氛围,常常吸引学院其他研究方向甚至外院的同学前来聆听。

  “人权,是宽容。学习人权法既要吸取人权理论和人权知识,更要领会如何做人和做人的道理。做人在于学会与人相处和如何对待他人。人与人生而不同,世界也具有多样性,只有学会宽容,才能容人。人人相容,人类便能克服杀戮、掠夺、歧视和对抗,惟如此,人类才能相生相伴、休戚与共、祥泰幸福!”杨老师希望用人权法的理念已触动大家的心灵,并不是简单知识的记忆。

  为师,研法,钟情人权;做人,做事,热爱祖国。杨成铭教授,做好一名普通的北京理工大学教师,做好一名不普通的中国人权学者,做为中国人权事业点赞的北理工人。
 

发表时间:2017-07-15 供稿: 法学院 张爱秀 张可佳 党委宣传部 王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