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理故事

回溯源头 传承命脉——延安自然科学院之华章

  教育家徐特立同志

 

  延安自然科学院旧址

  延安自然科学院是今天北京理工大学的源头,她诞生在抗日烽火燃烧的年代,诞生在中国革命圣地延安。她的诞生开启了中国共产党创办理工科高等教育的先河。穿越“雄关漫道真如铁”的峥嵘岁月,北京理工大学从此迈步,体现延安精神,弘扬民族优秀文化,谱写了创业创新的华美篇章。

  筚路蓝缕,理工科高等教育从头越

  1940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入风云剧变的时期。日本对华政策调整为以战养战、以华制华,进而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国民党汪精卫集团公开投敌叛国,蒋介石集团转向消极抗战、积极反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团大战”极大振奋了广大军民的抗战信心,但是由于日、汪、蒋三方势力都积极反共、限共,陕甘宁边区等抗日根据地遭受了空前损失和严重困难。为了走出抗战困境,培养抗战建国的技术干部和专门技术人才,中国共产党中央决定:在延安自然科学研究院的基础上,创建延安自然科学院,培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人才。

  1940年9月,在50余个窑洞、30余间平房的办学条件下,由100余位师生员工组成的延安自然科学院在延安南门外杜甫川开办起来。从此,中国共产党开始了经办理工科高等教育历史征程。延安自然科学院下设大学部、大学预科和初中部,其中大学部注重精研学理与实际技术相配合,最初设化学工程科、土木工程科、农业科、林木科;在校人数曾达300多名,学制先是2年后改为3年;选用当时国内著名大学使用的中、英文版教材和参考书,有的课程由教师自编教材;建立物理、化学、生物、地质等实验室,办起机械、化工实习工厂,与边区的主要农场、工厂有密切联系。

  延安自然科学院是陕甘宁边区进行自然科学教学的最高学府,是自然科学学术活动的中心,汇集了如留德化学博士陈康白等边区科学技术精英,许多学术报告会、讨论会、专题讲座都在这里进行。当时在中央的负责同志大多数都到该院作过指导,朱德、叶剑英、张闻天、肖劲光、李富春、徐特立、吴玉章等人还亲自兼任课程或到此作报告,边区教育专家徐特立同志担任院长(1940年-1943年在任)。延安自然科学院在延安经办了5个春秋,在艰苦条件下培养了大约500名优秀毕业生,其中包括武衡等中国杰出科学家,李伦等军队高级将领。“强国必先强教”,理工科高等教育从这里迈出了第一步。

  抗战建国,教育科研为边区经济建奇功

  创办延安自然科学院,当时为抗战,长远为建设新中国。学院师生们在教育、科研、经济“三位一体”的办学思想指导下,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和有关经济建设部门加强联系,为边区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能生产多种实验用具,用西北的野生马兰草成功造纸,用沙滩筑盐田的方法制盐,发现并垦殖了南泥湾,制造了“丰足牌”火柴、玻璃、肥皂和几百万枚军装用铜钮扣,指导炼铁厂、火药厂的生产,探明开采油井、气井,提供生产玻璃、肥皂、酒精、制碱所用的设备,设计修建了边区水坝、安装了水轮机,设计建设了杨家岭“七大”会议大礼堂,等等。其中,马兰草造纸、新方法制盐、发现南泥湾,是学院为边区经济建设建树奇功的三个事例。

  为解决用纸问题,自然科学院(时称自然科学研究院)派出华寿俊前往位于安塞县的振华造纸厂展开研制工作。经过考察研究,华寿俊把注意力放在了长得漫山遍野的马兰草上,历时两个多月,试制出了马兰草纸;经过反复试验、完善生产工艺,马兰草纸被成功地批量生产。马兰草造纸,为《解放日报》、整风文件及“七大”会议文件的印刷提供了充足的纸张,满足了边区机关学校和普通民众的用纸需要。在马兰草纸制造工艺的基础上,华寿俊还与自然科学院的其他同志一道,成功研制生产了边区的钞票纸。朱德的一首诗中曾说:“农场牛羊肥,马兰造纸俏”。

  为了解决食盐短缺问题,自然科学院副院长陈康白博士带人奔赴地处毛乌素沙漠的三边盐池地。经过仔细观察分析,他们揭开了“海眼”的秘密,沿着“海眼”挖井,修建了盐田,用吊桶从“海眼”中取水倒进盐田,白雪般的精盐就大量结出,把这些精盐送到晒盐场老化两天即为成品盐。新方法制盐使盐田规模迅速扩大,边区军民食盐问题不断得到解决,边区盐业还成为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

  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延安自然科学院组织了由乐天宇等6人组成的森林考察团,他们采集了2000余件标本、编写了《陕甘宁边区植物志》,为南泥湾的开发找到了依据,撰写了开发南泥湾的建议方案呈送中央,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不久,359旅开进南泥湾,一年的开荒屯田就把南泥湾建成了“陕北的好江南”。后来,乐天宇带领生物系师生又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森林考察,帮助一些居住在林区深处的群众解决了卫生饮水问题,实现了粮食蔬菜的自给自足。

  延安自然科学院的师生,认为科学是国力的灵魂,实践了教育为经济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的“党的教育方针”,勇做科教兴边、科教兴国的表率。

  精神不朽,办学思想薪火相传泽当代

  徐特立院长是20世纪中国“杰出的革命教育家”,延安自然科学院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理工科大学,这二者结合,“教育家办学”、革命教育家办红色大学从此开始了。

  徐特立院长对兴办自然科学高等教育提出了许多具有远见卓识的思想,例如:教育、科研、经济“三位一体”,科学的中心任务是经济建设,党的领导,群众本位,教育民主,吸取人类知识的一切遗产,实事求是,不自以为是,等等。尤其是教育、科研、经济“三位一体”的办学思想,被后来各国兴建大学科技园区、工业园区、硅谷区,走“产学研一体化”的发展道路所印证。延安自然科学院办学思想超前指导、厚泽当代。

  在延安杜甫川曾经传诵一首诗:“谁说我们没有课堂?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大的课堂。蓝天是我们的屋顶,高山是我们的围墙。”在如火如荼的战争岁月里,延安自然科学院师生的生活学习如诗如画。他们保有的革命性、创造性、科学性,谱写了延安精神的鲜活一页;他们艰苦创业、敢于创新,传承着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
 

发表时间:2017-07-15 供稿: 宣传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