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昊怡: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在我校2013级开学典礼上,校长胡海岩致辞时以计算机专业新生冯昊怡为例激励同学们“自强不息、敢于担当、追逐梦想”。冯昊怡也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和参加典礼的同学分享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奋斗故事。
 
  那之后,北理的很多同学都记住了这个个子不高,留着干净利落短发的文弱男生。你看见的冯昊怡,外表平凡而普通,走在校园的人群中毫不起眼,但你看不见他内心的坚韧,还有他远超于同龄人的成熟。
穷且益坚: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冯昊怡出生在河南登封市下面的一个农村,父亲曾是一名煤矿工人,母亲在家务农,家里还有两位姐姐。家庭的贫困让冯昊怡比同龄的孩子更早成熟,身边的孩子都迷恋动画片时,他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他的学习成绩在学校也一直名列前茅。他说那时家里供自己上学不容易,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有出息,而且不看电视还能省下电费。
 
  初三时冯昊怡被查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需休学治疗。那时离中考还有不到9个月时间,中考的压力和对自己病情的担心让他在刚住院时心情很低落。为了从消极的状态中走出来,他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这样就没时间去胡思乱想了。抱着对计算机知识的浓厚兴趣,他每天除了复习即将考试的功课,还自学了网页设计制作。休学结束,距中考只有3个月,他通过刻苦学习,以文化课总分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入登封市第一高级中学。
  高一那年,冯昊怡的父亲被查出患了煤肺病,不能再下井,他的母亲因为心脏不好也一直失业在家,两个姐姐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刚毕业工作还没有着落,家里的经济压力骤增,冯昊怡下决心自己赚钱减轻家里的负担。课余时间,他利用自学的计算机知识为一些小企业设计网页,给刚刚兴起的网络商城做校园代理,他还通过推销教辅资料、做校园销售代理等方式赚钱。那段时间冯昊怡的生活只有两种状态:学习和赚钱,他喜欢一句话:“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他知道,除了坚持他别无选择。
 
  到了高三,为了顶住白天繁重的学习任务和晚上熬夜赚钱的压力,冯昊怡每天最多休息4个小时。“困的话就咬自己的胳膊,保持清醒。”长期的超负荷状态,让冯昊怡在第一次高考前病倒了,一直呕吐拉肚子的他坚持参加高考,最终成绩573分,比一本线高33分。冯昊怡对自己的成绩很不满意,他选择了复读。复读的一年里,冯昊怡更加努力了。18岁生日那天,冯昊怡没有外出庆祝,而是待在家里做了18个小时的习题,以此当作自己的成人礼。2013年6月底,冯昊怡查到了第二次高考成绩:总分601分。他如愿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学,被自己最爱的计算机专业录取。
  高考刚结束,冯昊怡就开始为学生们补课赚钱了。除了给学生补课,冯昊怡还不停奔走,在登封市几所高中里推销自己参与主编的高三学习资料。暑假两个月,他赚了7万元。
男儿自强:我要给家里争气
  冯昊怡说:“小时候好好学习是因为妈妈告诉我,只有学习好以后才能有出息。虽然童年没有动画片,但自己觉得很快乐,因为每当有人当着妈妈面夸我成绩好时,她都笑得好开心。”那个时候,要争气,让妈妈开心成了冯昊怡奋斗的全部动力。
  冯昊怡家住的农村叫“王家村”,村里大部分村民都姓王,他家属于村里为数不多的“外姓人”。小时候冯昊怡家里很穷,父母都是很老实本分的人,在他记忆里他们家经常被人欺负。生产队分地时,他家分到的总是最远最小的那块。冯昊怡记得小学的某个夏天,他听妈妈说他们家河西的地被邻居占去了一大半,他听完很生气就在中午大家午休时偷偷跑到邻居家门口,搬起石头把邻居家的铁门砸了两个窟窿。等他得意地飞跑回家向妈妈报告自己的“丰功伟绩”时,一向温和的妈妈狠狠地把他训了一顿,最后还给邻居买了鸡蛋拉着他去道歉。
 
  回来的时候,冯昊怡妈妈告诉他:“我刚嫁给你爸那会儿,你爸没戒指、没房子、没有钱,分家时只分到一头牛,但是这么多年,虽然穷,但是穷得有骨气。你以后要争气,有出息,就没人敢再欺负我们了。”从那天起,要争气,不让妈妈被欺负就成了他最初的梦想。
 
  小学开始,冯昊怡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第一,即使高中课余时间都用在了赚钱贴补家用上,他成绩依然没出过前五名。高一,冯昊怡用赚的钱给家里房子进行了装修;高二时他给家里买了第一台空调;高三他给家里买了第一套沙发。复读一年他考上了北京理工大学,他的事迹也受到了河南省主流媒体《大河报》的报道,登封市电视台也专门采访报道了他。大一寒假回家,冯昊怡带着妈妈专门到市里新开的中国黄金门店给妈妈买了人生中第一个金戒指。
 
  冯昊怡说,今年五一回家,他妈妈不停跟他讲说现在街坊邻居对她特别客气,一直夸她有个上电视的出息儿子,还说自己去银行都能被认出来,银行的职员都说在报纸上看到妈妈和他的照片,甚至在路上村长都会停车笑着问他妈妈要不要送一程。最后,昊怡妈妈说:“我今年50岁了,因为你,我现在出门都觉得很有面子。”坐在旁边的昊怡笑了,调皮的说:“那是,没看看是谁家的孩子。”
  那天他又想起了妈妈瞒了他将近二十年的“谎言”。小时候,昊怡妈妈把好吃的都留给他和两个姐姐,从不吃肉,从不喝牛奶,说自己对这些过敏。一直到前年昊怡带妈妈看病查出来心脏不好,医生要求补充蛋白质时,他才知道妈妈对牛奶从来都不过敏。今年快开学回学校时昊怡准备给家里留点钱,妈妈说上次留的钱还没舍得花,要存起来等他结婚用。妈妈还指着桌上昊怡给她买的化妆品说舍不得用,怕用完还要花钱买。说完拉着昊怡的手说:“这个你给我买的戒指,我也给你留着,以后给我的儿媳妇。”昊怡听完妈妈的话已控制不住眼泪。
  冯昊怡说,父母为他付出了太多,他是家里的男子汉,即使他的肩膀还很稚嫩,但他会用自己的努力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要让爸妈每天都喝得起牛奶,买得起肉,让妈妈用得起化妆品,更年轻,更漂亮。”
能者渡人:办村里孩子上得起的培训班
  第一年高考后的暑假,冯昊怡联系了登封市的文理科状元一起为高一、高二学生补课。说起办这次补习班的初衷,他说除了赚钱,更多的是想教学弟、学妹们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冯昊怡说,招了40多个人,但因为缺乏经验,学费太低,加上他决定复读,最后亏损了3000多元。“最起码,我帮助了几十个学弟学妹,而且也收获了经验。”
 
  复读期间,考虑到英语是自己的短板,冯昊怡打算去一家著名培训机构上个补习班。可报名时他发现太贵”,“学费2980元,几乎是我爸妈半年的收入,农村孩子根本上不起!而且老师们也不太负责任,我上了一周就退费了。”本来因为赔钱决定再也不办补习班的冯昊怡,想法变了:“接着办,我要办让农村孩子上得起的补习班。”
 
  第二年高考刚结束,冯昊怡就开始筹备自己的培训班。设计宣传单页、到学校开宣讲会,为了节省成本,冯昊怡一人“全包了”。在设计宣传页时,冯昊怡不像大部分教育机构只在上面写上显眼的口号,而是把每门课课程的主要内容密密麻麻的印上去,他说这样一看就能知道培训班的大概内容,然后结合自己的需要报名。每天早上,他带着一壶白开水出门,中午在街上发传单,饿了就吃一份1元钱的烤面筋,喝口水。有一次他为了宣传自己的培训班,准备到公交车上发传单并进行介绍,刚开始怎么也开不了口,最后想着患煤肺病需要花钱的父亲才硬着头皮憋出了第一句话,那天他在公交车上发完了准备的所有宣传单。 那年暑期,他的培训班一共招了100多名学生。
  冯昊怡说:“被人信任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学生把信任交给自己这个大学生老师,我就会像对待生命一样去呵护它。”最开始时,培训班加上冯昊怡只有3个老师,但各有专长。他们自己编教材,在了解到学生学习出现落后的原因大都是心态和心理上出了问题,他们从根源上下手,除了开设数学、语文、外语等基础课,还独创了心态课、感情课、学习方法课、习惯养成课等。整个课程一共180课时,学费只收600元。冯昊怡认为学生在自己培训班上过一次课,下一年不来上也不用补课,这才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现在冯昊怡有了26名老师组成的小团队,自己失业的二姐也在这个团队里。经过一年的发展,他们在登封市累计招授了900多名高中生。因为他们独特的教学模式和良好的口碑,很多当地的风险投资人都对冯昊怡抛来了橄榄枝。有一个风投愿意出80万元买下他们股份的30%,最后冯昊怡还是拒绝了,因为所有的投资者都希望他提高学费。他们现在每节课还是3块钱,这个价格只是知名培训机构价格的百分之一。
  冯昊怡还建立了一个QQ群,所有培训班的学生都加入了这个联络群,他们在学习中的困惑和生活中的问题都可以通过QQ和冯昊怡及其他老师交流,冯昊怡也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解答问题。进入大学后,每天他都会先查看有没有学生的问题,还会把前一天问题的解答反馈给学生。对于生活或者心态上的疑问,他则会和学生约好时间直接电话或者QQ交流。为了能帮助更多学生获得全面的高考信息,冯昊怡还自己做了一个手机软件,通过软件可以看到各大主流媒体发布的高考相关信息,还能在软件里的论坛讨论问题。
 
  冯昊怡说:“可能我做20年甚至一辈子,都做不到新东方的规模,但至少我可以骄傲的说我做的教育村子里的孩子都享受得起。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让家乡落后的教育得到一点点改善,让村子里的孩子和城里上新东方的孩子差距小一点,我觉得这个比赚多少钱都有意义。”
心怀感恩:最幸运的事是能来北理工
  考上北京理工大学学习自己最喜欢的计算机专业让冯昊怡高兴了好久,那时在冯昊怡心里北理工只是一所全国闻名的重点高校,但大一一年的校园生活让他真正爱上了北理。他直言自己很庆幸当初选择了复读,更感谢自己选择了北理工,能到这里学习感觉太幸运了。
 
  冯昊怡自从初三查出患强直性脊柱炎后,每天都必须服用药物控制病情,而且这个病不能长时间坐着。冯昊怡的辅导员沈丹凤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时常通过电话关心他,还跟他的任课老师说明了他的身体情况,准许他上课期间可以出教室活动。在了解到冯昊怡每天都要处理很多培训班的工作学习有些吃力后,沈丹凤找他长聊了一次,告诉他成才的途径有很多,不一定要每科都考第一才算好学生,但是学习绝对不能落下,不能挂科,如果学习遇到困难要及时找她,想办法克服。冯昊怡说起沈导时满是感激,他说:“沈导对我们班每个人都特别关心,经常到寝室看我们,和我们聊天。为了保证我们每天的学习时间,她亲自陪我们一起上晚自习。有段时间我感觉学习有点跟不上,沈导知道后特意让班上的学习委员帮助我,平时她也会打电话关心我的身体情况,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冯昊怡的学习班主任袁武和生活班主任王潇老师也通过各种方式去关心他,经常找他谈心,了解他的学习生活情况。
  来到大学后,冯昊怡觉得身边的同学都很爱学习,也都特别热心。他说自己所在的405宿舍就像一个家。快要考英语四级那段时间,寝室长每天组织大家早起一起准备考试,上课不清楚的问题回宿舍后大家都会一起讨论解决。他说自己有时处理培训班的事情太忙时常常忘事,什么时候有课,什么时间前要完成作业,寝室的同学经常提醒他,对他的身体情况大家也都很关心。
  冯昊怡非常爱自己的学校,他常在自己的QQ空间里放自己在北理工学习生活的照片,跟学生交流时也老跟他们提到北理工。每次有家乡的高中邀请他做演讲,他都会向同学们介绍北理工,从学校的校训到校园环境,滔滔不绝。冯昊怡还在自己的培训班定下奖励计划,凡是报考北理工的,全部免费辅导。另外,他还和登封市8所高中达成协议,凡是考入北理工的学生,他都自己出钱奖励2000元,考入北理工学习计算机的,奖励3000元。
以梦为马:我只求活在奋斗中
  谈到成长中遇到的苦难,冯昊怡说遇到困难坚持不下去时,他也会想:如果自己出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从小也不必为生活担忧,能够无忧无虑的成长那该多好。但越长大他越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成长中的一道道坎让他更早的懂得了生活的不易,所以更加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感恩自己的家人和身边那些关心他帮助他的人。
  冯昊怡说自己没有很远大的梦想,只想踏踏实实的做好现在的事情:在学校好好学习,学习之余能为家里减轻负担,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让自己的学生考个好大学,让自己的学校有个好声誉,这就是自己的梦想。
  今年春晚黄渤唱了一首《我的要求不算高》,里面有句歌词是“这就是我的中国梦,他很小也很普通,我不求变成龙和凤,只求活在幸福中。”冯昊怡却说他只求活在奋斗中,因为感恩,他心怀梦想;因为梦想,他奋斗不已。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冯昊怡就像一块璞玉,经过苦难的打磨,岁月的洗礼,一步步脱胎换骨成了一块巧夺天工、光彩夺目的美玉。
发表时间:2014-06-18 供稿: 校团委 艾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