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源:用眼睛“聆听”科学,用心灵“倾听”世界

  在北京理工大学2010级软件工程专业的课堂上,第一排靠近讲桌一侧永远坐着同一名同学,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授课老师,不时用双手隆住双耳,似乎想捕捉更多的声音。课间,当别的同学都在走廊里放松时,他要么看着老师的课件苦苦思索,要么拿着笔记追着老师答疑。一般人看来,这不过就是一名学习认真刻苦的工科男生,与一般的“学霸”没什么两样。但细心的人会发现,这名同学一直盯着的其实是老师的嘴唇,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听清”老师课堂上讲授的内容!这名同学就是程源,一个从三岁时双耳失聪,到了大学才再次听到来自这个世界上微弱声音的男孩,一名仅靠着他人嘴唇形态来判断讲授内容,却即将攻读硕士研究生的全国重点大学的莘莘学子!
 
十六年的寂静
  程源中等身高,体型偏瘦,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话的时候有点苍白的面孔上会泛出微笑,咋一看是一个和普通学生没啥两样的阳光男孩。但就是这样一个表面看来普普通通的孩子,在他二十多年的岁月里,却整整承受了十六年的寂静。
 

 
  程源出生在河南省的一个偏远农村,自幼体弱多病,打针吃药是家常便饭。在他三岁的一天,因为发烧母亲又带他来到经常看病的那个乡下卫生所,这次看病却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因为不当使用抗生素,程源的听神经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心急如焚的母亲带着程源走遍全国各地,希望能够治好他的耳朵,但是由于错过了最初的治疗期,程源的听力却越来越差,直至完全听不到声音。虽然专家说助听器能帮助程源听到一些微弱的声音,可是多年求医问药早已经花光这个本就困难家庭的全部积蓄,哪还拿得出钱来为程源购置价格不菲的助听器。从此,程源的世界变得寂静了,这一静就是十六年。
 
  在这寂静的十六年里,程源顺利的读完了小学与初中,并以第一名的身份考上了县重点高中,经过三年的苦读,他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北京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要知道这一切学习的历程,都是靠程源用眼睛看别人的嘴唇看来的!
 
  郑州的一家企业在得知程源的事迹后,捐助他5000元钱,母亲又东拼西凑了些钱,程源终于在上大学后戴上了助听器,再次听到了阔别他十六年之久的声音,虽然这声音也是微弱的、扭曲的,但对程源来说,哪怕只是听到嘈杂与刺耳的嗡嗡声,也如音乐般美妙动听!
 
  “现在我已经记不得第一次戴上助听器后的心情了,因为感慨太多了,有重新听见的激动,有面对久违声音的不安,有带着助听器的不适,有对这个重新听见的世界的新奇……总之百感交集让我现在已经难以具体描述出当时的感觉了。”谈及第一次戴上助听器的心情,程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上帝的“门”与“窗”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然为你开了一扇窗!”软件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树良在了解到程源的事迹后,送给他这样一句话。
 
  对于程源,这句话的感受最为真切。在刚刚进入小学的时候,因为耳朵听不见,程源受尽歧视——“那时候真的被欺负惨了,课堂上什么也听不见,班主任老师也不管,坐在课堂最后一排不知所措”程源回忆自己刚上小学时的遭遇,“别的同学一般也不会和我一起玩,有时候跑到我面前对我一阵大喊大叫,我也听不到,也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就哈哈大笑着跑开了”。
 

 
  在经过“惨痛”的一年之后,程源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也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因为成绩不理想,他选择了留级。新的班主任让程源的学习生涯出现了转折,班主任得知他的情况后,没有歧视他,把他安排到教室里离老师最近的位置就坐,还告诉程源可以用手把耳朵隆起来,帮助耳朵收集声音。课后老师总是关切的问他听懂了没有,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老师就把程源带到办公室细细的讲解。班主任老师的关怀也带动了同学们的帮助,很快程源的成绩突飞猛进,从此一直名列前茅。
 
  “如果没有第一次上一年级时痛苦的经历,我也不会留级,那我也不会遇到那位一直关怀帮助我的好老师,为我开启学习生涯的窗户——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的耳朵和大家一样,也许我的青少年时期更多的时候是和大家在玩耍,那就不一定能一步步扎实的走上来,考不上好的高中,更考不上北理工这样一所好的大学。在村里、镇上有那么多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也只有我考上了名牌大学,我想因为听不见声音,我有一个比别人更安静更适合读书的环境。”

  程源在一条微博中写道:“命运为我关上了一道门,但他的确又为我开启了无数扇天窗,透过这些天窗,我一样可以拥抱阳光,仰望星空,在我看来,我的天空比别人更美!”
 
第五次六级考试
  今年6月份,程源将迎来自己的第五次大学英语六级考试。他收藏着之前的几张六级成绩单,每张上面听力的成绩都每次都是80多分,而其他项目的成绩都很优秀。“助听器会和听力考试的耳机互相干扰,而且即使没有干扰,因为我的听神经中枢曾受到过严重损害,现在听到的声音和大家是不一样的,比如zhi、chi、shi我完全无法分辨。”“我每次看到别人四六级考试听力的成绩都特别羡慕,如果他们多余的分数能给我一点就好了,我每次就差这么几分。”
 

 
  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像程源这样几乎没有听力的人如何通过四级考试。“听力考试我几乎都是猜的,好在运气不错,四级考试通过了。”程源一边看着自己的四级成绩单,一边说道。“真的没有办法,听不清,也无法看到口型,我现在每天只能多看听力真题,多阅读听力原文,因为这些命题多少还是有一些套路和规律的,我多看多总结,这样在‘猜’的时候准确率也许还高一些。”

  程源认为如果能够在本科期间通过六级,那么他的大学阶段就没有任何遗憾了,因此他毅然决然的准备再次向大学英语六级考试,更是向自己发起挑战。“只要有机会,我会一直考下去。”

  此外,程源在新闻上看到,江苏某高校的在读学生,也是因为听力的问题,屡次参加大学英语四级考试都未能通过,最后他将自己的情况向考试的组织方进行了说明,并申请希望通过一种可行的方式让他能够回避听力这个不可能逾越的障碍。最终,相关部门出面,对这名同学四级考试的成绩分布进行了调整,这名同学也不负众望一次性通过了这场特殊的四级考试。“目前我也在寻求相关部门的帮助,希望能够复制江苏那位同学的做法,但是我也不会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这上面,更主要的还是我自己去一分一分的把成绩拿过来!”

  也许,面对大学英语六级考试,程源第一次感受到并不是所有的困难都可以被努力克服。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一路走到今天,除了自己的努力,程源也接受了无数热心人的帮助。在大学期间,对他帮助最大、他最感激的是班主任和辅导员。
第一任班主任黄辉老师,在程源入学第一天起就一直关注着他,给予他帮助。黄老师每次与程源聊天,怕他听不清楚,就直接用笔写字给他,每次写几大篇,两年下来程源攒了厚厚的一沓文字,这也几乎成了程源的“大学学习生活宝典”,黄老师还送了一本关于心理学的书给程源,希望他开开心心生活。
 

 
  第二任班主任李志强一直从专业学习的领域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大学学习的知识深度与教学方法与高中差别很大,对程源而言,这意味着他需要付出比以往更多的努力才能在大学的学业里不输给别人。作为一个来自农村的大学生,程源对自己所学的专业——软件工程,在大学之前可谓一无所知,由于英语的基础也比较薄弱,在学习软件相关课程时非常吃力。李老师三天两头通过短信和邮件,询问程源专业学习的情况,并经常为他提供专业学习的资料,使他在课堂之外能够系统、立体的加强专业学习。在李老师的关怀下,程源的专业学习一直处于学院的上游水平,最终在2014年研究生入学考试中以362分获得攻读硕士研究生的资格。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他第一时间给班主任李老师发了短信,分享成功的喜悦。
 
  从良乡校区回到中关村校区,刘今朝老师开始担任程源所在专业的辅导员。由于所处的学习阶段不同,大三的学生与辅导员接触交流的机会比以往少了很多,程源也对这位年轻的刘老师没有太多了解,但是刚刚开学的一件事让程源认定,刘老师是一位热心负责的好老师!
 
  开学不久,程源遭遇到了他在大学期间最大的打击——助听器不慎丢失。宿舍、教室、食堂……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还是找不到。辅导员刘老师在得知此事后,发动同学们帮助他在校园里贴寻物启事、在网络上发帖,可是依然没有找到那两枚小小的、但是对程源如生命般重要的助听器。程源的精神几近崩溃,但是也不敢把此事告诉家人,因为家人为他治病早已花光所有的积蓄,这个贫困的家庭根本无力再负担上万元的助听器费用。刘老师看出了程源的心事,他只留给程源一句话:“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解决的。”刘老师就程源的事情向学院里打了报告,学院领导非常重视此事,在了解情况之后,学院在为数不多的学生困难补助金中拨出一部分经费,为程源又购买了一副助听器。
 

 
  “我愿意帮助别人做些什么,因为没有其他人的帮助,我不会获得今天的一切。”接受帮助到奉献回馈,程源的逻辑就是如此的质朴简单。他参加学院的学生互助小组,为学习、就业后进的同学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承担了学院的许多学生工作事务,同时他还参加了学校的学生服务大队,在课余的时间里进行志愿服务。

  “其实这方面我很惭愧,我现在为别人、为学校做的还太少,因为我平时在学习方面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我70%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我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时间来为他人奉献。但当务之急是,我要先让自己强大起来,有朝一日我会以我的能力来回报所有人。”

  程源通过网络,结识了许多与他有着同样遭遇的人,“这些人里有考上清华大学研究生,在社会上引起轰动的“天门聋儿”姚登峰,也有考上了复旦大学的博士王绪迪,这些人的事迹一直激励着程源不放弃对梦想的追寻。然而现实是,还有很大一部分人面对不幸的遭遇自怨自艾,怨天尤人。为此程源经常通过QQ群把自己的感受与他们分享,希望他们能够振作起来,勇敢面对人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有时候对于一些被困境击倒的人我就是这种感受,我经常把我的感受以及很多与我们同样遭遇却不向命运低头的人的事迹告诉他们,我希望他们能振作,因为那些成功的事例说明没有翻不过的高山!”
 
  “It takes a strong man to save himself, and a great man to save another. ”这是程源非常喜欢的一句经典电影台词,程源把他作为自己的网络签名。“我能有今天,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是要知道全国和我情况相同的有两千多万人,一方面他们的不幸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另一方面他们还需要很多帮助,特别是让他们足以自立自强的精神上的支持。我现在还是希望不断提高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帮助国家改善基础医疗的状况,减少类似情况的发生,也希望尽己所能激励他人坚强的面对人生。”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程源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我没有那么强大
  在一般人看来,程源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靠的是一颗强大的内心,但程源并不这样认为,“其实我没有那么强大,因为一直不愿意让人知道我听力有问题,觉得我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比如刚戴上助听器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也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与别人交流,因为我听不清,总是反复的问别人就会被别人发现我听力有问题,现在这种情况稍微好些了,只是因为慢慢的习惯了。”
 

 
  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讲话,独自一人不敢走出校园……程源在学习与生活中依然有着许多顾忌,“我不喜欢开会,无论是实验室的组会还是年级大会之类的,因为在那听也听不到,有时候觉得那些时间还不如去读几本书、做几道题。”

  程源觉得自己的事迹算不了什么,“一切都是现实使然,只能让自己更加强大,北理工博士张大奎,他在学习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才是不可想象的,他获得的成功也是不可想象的。我必须更加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在一次访谈中,采访者希望程源能够通过事迹报告会的形式,把自己的经历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感受到青春奋斗的正能量,程源思量再三,最终答应了访谈者的请求。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程源将第一次面对上千人讲述自己的青春奋斗故事,而这对于程源来说,亦是超越自我迈向强大的坚实一步!
发表时间:2014-06-18 供稿: 校团委 赵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