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学霸”班长的珍珠项链

  编者按:2011年底,校团委组织开展了第一届“青春榜样——年度榜样人物评选”,旨在推出一批学习工作中具有榜样意义的典型人物,建立校园两级“榜样库”,传递青春正能量。三年来,青春榜样共推选校院两级榜样人物及团队 221 个,年度榜样人物24个,在校园里掀起了走进榜样,宣传榜样,学习榜样的热潮。

  目前,第三届“青春榜样”年度榜样人物评选及分享活动正在进行中,校团委选取了具有代表性人物事迹,在今年“五四”前后推出“青春榜样——奋斗的青春最美丽”系列报道,进一步发挥榜样人物及团队的辐射带动作用,引领青年师生奋发图强,共同追寻青春梦想。本次榜样人物评选活动的到了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的大力支持,所评选的人物和团队将获得“理工社”榜样基金的表彰。
 
  2013年10月的一天,材料学院大四学生汪洋正式决定放弃免试推荐攻读硕士研究生的资格,准备出国深造。这个消息在材料学院的学生中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他们眼中的“学霸”,曾经联续五个学期综合排名第一,稳稳的专业头名,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心中的好榜样,竟然放弃了保研这个看似“学霸”的终极目标,实在令人不解。然而在汪洋看来,追逐梦想的过程中,有时就需要放手!如今,拿到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大学(UCSD)offer的他,正全力备战,准备在毕业后远渡重洋,追逐自己的七彩梦想。

“学霸”与乐学
  曾几何时,“学霸”这个生僻的词汇被充满创造力的大学生群体赋予了新的含义——专指学习刻苦,学业成绩优异的学生。在网络上,大家乐此不疲的晒出他们身边的学霸,而以学风优良见长的北京理工大学也被网友们戏称为“学霸丛生的校园”。当然,面对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有些人也对“学霸”有一些看法,认为他们过分专注于学习,而忽略了个人的全面发展,也有人认为学霸不谙世事、不易沟通。渐渐的, “学霸”这个词也带有了一些贬义,有人甚至将“学霸”与“书呆子”划了等号。


 
  然而,汪洋却是一个“非典型学霸”,他把学习当作一种乐趣,对于同学比较头疼的新课程、科研项目或者学科竞赛,他总是两眼神采奕奕的说“玩儿玩儿吧”。就是凭着这种“乐学”的态度,汪洋这一玩儿,竟然玩出了名堂,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规划。
 
  2010年,汪洋从家乡安徽省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在中学成绩一直保持第一名的他,发现在北京理工大学汇集了全国各地的“高手”,于是当别人还在体验着大学生活的多彩与新鲜时,汪洋已经启动了他的“学霸模式”,每天6:00起床背单词、听英语听力,军训期间训练之余他已经把微积分的课程全部自学了一遍,并阅读了三本专业方面的专著,写了厚厚的两大本读书笔记。正式开学之后,他每天早早的来到教室,晚上11:00之后才回宿舍,在别人眼里,汪洋每天的作息就是一张标准的“学霸时间表”,而这种学霸模式带来的结果就是,大一大二一直雄霸专业排名第一,四六级一次性高分通过,成绩优良率100%,并且线性代数、工程力学、C语言等六门基础课都是满分通过。在别人眼里,汪洋最终会沿着 “保研—进实验室—读博—获得一份优异的工作”的学霸典型路径一路向前。
 
  
  但是汪洋内心“乐学”的种子却在萌发,对于新知识的渴求终于使得他在2012年4月的一天实现了“学霸路径”上的转向。2012年4月,教务处网站上发布了北京市大学生结构设计大赛的通知,同专业的程功同学在人人网上发布了一条状态“参加结构设计大赛,求队友一名”,汪洋在看到这条状态后,径直走到xxx的宿舍,对他说“我陪你去玩玩吧!”两人一拍即合,随后二人又在校内的“极速论坛”上发帖,招募了热能与动力工程 吴涵觉,就这样,一支创造我校参加结构设计大赛历史上最好成绩的队伍,就这样通过网络的联结组建而成。
 

 
  虽然对于这个竞赛,汪洋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但是在备赛的过程中,他们却是以一种“玩儿命”的状态对待的。由于不是力学或者土木工程专业出身,他们仅凭着自己课内最基本的力学知识,查资料、做方案、计算、加工模型。白天来自不同专业的他们因为课程难以凑到一起,他们就晚上在宿舍里讨论方案,在楼道里实验模型。“那一段时间感觉真的很爽,每个人要钻研自己的分工任务,还要在整体上为我们的方案出谋划策,我们每天在晚饭后竟然能连续工作7个小时,真的觉得每天都被拉长了,能做更多的事情,虽然那一段日子我们每天睡眠都很少,但是白天却精神百倍,上课、自习从不犯困!”
 

 
  短短的6个月被汪洋和他的团队用出了一年的效益,在校内赛夺魁之后,在学校的支持下,他们的力量不断扩充,还有了专业老师的指导,北京市比赛一举拿下一等奖挺进全国比赛。2012年10月,汪洋等同学代表我校历史第一次站在了全国结构设计大赛的舞台上,拿出了他们的作品——《十月》,以这样的方式向这个赛场,向往昔备赛的岁月,向一直支持他们的母校致敬。虽然全国赛只获得了三等奖,但是按照赛程规定,按照赛程规定,北京地区不开设土木专业的高校没有直接报名参加全国大学生结构设计大赛的资格,必须取得北京赛区的一等奖才拥有参加国赛的资格在北京理工大学创造了历史。
 
“学霸”也疯狂
  在全国大学生结构设计大赛的赛场上,汪洋进一步领略到了结构科学的魅力,让他疯狂的爱上了这一门科学,几根小小木棍的排列组合就能承载数百倍于自身的重量,在现实生活中,摩天大楼、桥梁上更是处处离不开结构科学。自此,汪洋开始更深入的自学相关领域的知识,查阅外文文献、阅读专业著作,到清华大学旁听相关课程。


 
  在这个过程中,汪洋心中萌发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在进一步深造中,进军结构领域。由于本科学习过程中没有相关学科学习的背景,汪洋深知自己很难通过外推保研到清华、同济等结构领域内名校攻读硕士学位,于是他把目标投向了国外。为了顺利申请到名校的深造计划,汪洋开始准备GRE考试、TOEFL考试以及出国申请材料。这时他已经是大三下学期,对于一个准备出国深造的学生,时间非常紧迫。学院的老师和家人都纷纷劝他,按照他优异的成绩考试攻读研究生十拿九稳,还可以挑选中科院、清华等名院校,但是用几个月的时间来准备出国,风险实在太大,大家都劝说他“求稳”,先选择国内读研,即使对结构科学感兴趣,可以在读研期间继续准备,到国外攻读相关领域的博士。面对老师、家人的劝说以及学习中的压力,汪洋也有顾虑,万一申请不到理想的学校怎么办?


 
  面对两个在别人看来完全不具有可比性的选项,汪洋摇摆不定,是利用唾手可得的保研资格继续攻读自己已经学得很好的电子封装专业的硕士,还是冒险利用有限的时间申请国外结构工程方向的硕士?有一天,同学一句简单朴实的话,给了汪洋做出人生重要抉择的动力——“有时候一个看似疯狂的想法产生了,但是只要你觉得有道理,那就不要放弃。”


 
  2013年9月,全校一年一度的保研工作又开启了大幕,许多同学眼中的“学霸”都拿着自己漂亮的成绩单,全力以赴准备最后的面试,而汪洋却在放弃保研的声明中,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一时刻“汪洋”两个字不再简单是个姓名,而代表了他的梦想与追求。汪洋放弃保研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材料学院,熟识他的老师与同学无不称其此举疯狂。
 

 
  到了10月,也就是汪洋在全国结构设计大赛获奖一年后,获得保研资格的同学都已进入实验室为他们下一段科研历程充电准备,而汪洋还每天往返于宿舍与图书馆之间,延续着自己的“学霸模式”,为出国的相关准备工作开足马力。
 
  辛苦的耕耘最终结出累累硕果,进入2014年,多所美国名校的offer纷至沓来,其中还包括汪洋心仪已久的美国UCSD,为他担心的父母和老师同学也松了一口气,纷纷表示对汪洋的祝贺。“心里一直也觉得很悬,不过终于我没有为我疯狂的举动付出疯狂的代价,这真的是风险越大,收益越大。”拿到offer的汪洋一脸轻松,此刻的他正享受着不断坚持后实现梦想的快乐。
 
“学霸”班长与”学霸”宿舍
  汪洋大学四年一直担任09221001班的班长。在一般人看来,班长似乎与“学霸”无缘,因为担任班长,要真正做到为班级同学服务,处理很多琐碎的班级日常事务,还要承担很大的责任,非常占用时间和精力,一般的“学霸”不会愿意担任班长的职务。而汪洋不但四年一直担任班长,并且在老师同学眼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班长!
 
  谈起担任班长的经历,汪洋说自己在担任班长的过程中,思想和认识也有几个不同的阶段。在大一时,汪洋概念中的班长还是与中学的班长一样,要成绩优秀,行为规范。汪洋还是把学业放在了第一位,不但身先士卒全力开启着自己的“学霸模式”,并且把班级的学业作为自己班长工作的全部——组织集体自习,联系老师针对本班同学答疑,与学习委员及成绩优秀的同学编写期末复习提纲,就这样学霸班长竟然带出了一个“学霸班级”,汪洋担任班长的09221001班大一期间课程通过率为100%,获得了基础课集体二等奖,大二时凭借整体优异的学业情况获得了北京理工大学“优良学风班”和“优秀班集体”等荣誉称号!


 
  在汪洋的表率下,“学霸”成为09221001班的一种风气,“班长都已经学成这样了,我们还能不努力学习?”同班一名同学笑谈道。靠着大一打下的基础,09221001班近四年来延续着“学霸”的风气,在毕业前夕,同学们们都有着似锦的前程。共有31人的班集体,5人经免试推荐攻读硕士研究生,13人考取北京理工大学或其他高校硕士研究生,3人获得出国留学攻读研究生资格,选择就业的同学基本都已签约航天、兵工系统的科研单位,09221001班以近乎辉煌的表现为“学霸班级”做出了最好的注解。
 
  汪洋带给班级的不仅仅是“学霸”风气的延续,大二时他意识到,仅凭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和表率并不能使每一个人都变得优秀。“大二时,我突然开窍了,每一个人的目标不同,他心中优秀的标准不同,而且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闪光点,作为班长我应该努力创造各种机会,让班级内部的同学们能够充分交流,互相感染,这样我们这个班级才能够更加优秀,这个班集体也才能够更加的团结!”汪洋谈到了他作为班长第一次观念的转变,他开始组织丰富多彩的班级活动,春游、志愿服务、素质拓展、主题班会,北京的多个角落都留下了这个优秀集体的欢声笑语。
 
  现在行将毕业,班里的同学或在单位实习,或在实验室做项目,汪洋自己也很忙碌,既要做电子封装方向的毕业设计,还要为今后结构方向的学业做好准备功课,同时还要办理繁琐的出国手续。但他依然尽心尽力的为同学们服务,帮同学们排忧解难。
 
  担任班长的四年,汪洋习惯于把班长的事务按紧急程度分成三个级别,每天拿出固定的一个小时,集中将事务进行处理——对于班长工作与个人学习生活的关系,汪洋认为“个人的事和集体的事其实是互相促进的,有时候因为忙班里的事情耗费了一些时间,那我在学习的时候督促自己集中精力、提高效率,把这些时间补回来,反而对自己的要求提高了。”
 
  “我在大一时,辅导员给班长开会时说当班长的最高境界,就是同学们遇到事情第一时间想到你,我这几年也是努力为同学们服务,现在大家都是即将走到社会上的人了,遇到事情他们都会给我打电话,我觉得我这个班长基本合格”,汪洋一边说一边拿出自己的班级工作手册,扉页上写着“赠人玫瑰,手有余香。2010年10月”。
 
  除了“学霸班级”,汪洋所在的宿舍更是远近闻名的学霸宿舍,从良乡校区博雅园116到中关村校区12号楼525,这个宿舍中一直弥漫着浓郁的学风,目前宿舍中的四人,除却汪洋即将留学深造之外,宿舍中曾清华获得了北京大学直博的资格,吴宇同学获得北京理工大学的直博资格,曾德华同学获得了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的保研资格。
 
  说到学霸宿舍,汪洋觉得个人与这个小集体之间并没有谁影响谁的概念,“这就是一种习惯,我们从入学开始,就不约而同的早起晨读,晚上自习,学习累了就组个队去篮球场打篮球,在一起时间长了并没有谁影响谁的概念,我们几个人一起为这个宿舍构建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形成了良好的风气。”
 
“学神”只是一种表象
  之于“学霸”,还有一个网络词是“学神”,一般指那些平时并不刻苦学习,课余生活丰富依然能够获得好成绩的学生,相较于“学霸”的苦读,“学神”更受在校学生的艳羡与崇拜。
 
  汪洋对于自己“学霸”的称号毫不介意,他说:“我想我应该是学霸这一类型的,我的成绩就是平时自习拼出来的。”谈到“学霸”与“学神”,汪洋说:“学神只是一种表象。因为我们在本科学习中遇到的考试基本都是通过性考试而非选拔性考试,对于我们学科的知识结构,考试中涉及到的内容真的是少之又少,有些同学只需要看一下往年的试卷,看看老师课堂上板演的例题,就基本能够将考试的范围了然于胸,简单的复习一下都能获得不错的成绩——这种同学其实只是考神。”
 
  在现在大学中,因为有“学神”现象的存在,许多大学生对于自己的专业课学习态度产生了一些偏差,认为平时的刻苦学习不如“学神”两个通宵的自习;认为自己今后不会从事与大学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专业课只需要浅尝辄止,通过就好;有人对于自己的学习历程就立足于本科阶段,没有继续深造的打算,所以认为自己只需修够学分顺利毕业,无需在专业上精益求精——谈到这些,秉持“学霸”作风的汪洋也有自己的见解:“可能大家有时候太着急了,做什么事都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目的或者是结果,我觉得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演讲时说的特别好‘我们每个人都无法在当下的片刻十分清醒地意识到你所做、所经历的事件有什么意义与作用,这些当下正如一颗颗珠子,我们要做的不过是找到那条线,把这些珠子串在一起,组成一条光彩夺目的项链’。我们现在的学习经历其实就是我们人生中那一颗或几颗珠子,我们现在不需要知道其作用和价值。就像我当年参加结构设计大赛,没想到就改变了我学业的方向,而我随后在国外学习的所得与收获,可能在我学成回国后甚至几年之后才能够见识到全部。”
 
  收集好每一颗珠子,找到那条线,“学霸” 汪洋终将收获了属于自己的那串璀璨的项链。
发表时间:2014-06-18 供稿: 校团委 赵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