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由耀爽:每年“加”一点

   四年的时间不长,因为仿佛昨日的情景还浮现在眼前;
  四年的时间不短,因为青涩的我们已经换去稚嫩的容颜。
  直到看见手机里的倒计时,才发现距离离开学校的日子所剩不到半百天;
  直到提笔的此时此刻,才真正地意识到要和本科的大学四年说声再见!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也许,离别的时刻,“悄悄”和“沉默”都成为主旋律,无声无息之间,脑子里沉淀的都是美的,都是从大一到四经历的属于自己的那份独家记忆,那么,让时间做轴吧!
大一:适应一点
  “周五晚上六点四十综A205,外联例会,收到请回复~”
  “周五晚七点综B201,团总支例会,收到请回复~”
  “一会吃饭能一起吗?”
  “明早上的大学数学能帮我占个座不?”
  “你们社会工作是社团么?到底是干嘛的呢?”
  以上是大一的时候经常听到或者常挂在嘴边的话,每天都有那么几件事在我的身上上演着。经常出现在同一时间段里有两三个例会要参加,不知道该怎么样选择去哪个,不管每次请假舍弃哪个组织的会的时候都会很忐忑,做出某个决定又会于心不忍,是那种对于一个学生组织的归属感和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感,也是对于不知道如何安排自己时间、有效利用自己时间的情感焦虑的解脱,索性也便任由各种各样的例会将时间安排了。现在想想大一时候,虽然很多的时间都在不知不觉中溜走,但是却是幸福的,因为那份忐忑与期待是现在再也求不来、经历不到的,怀有当年心情的经历不会再有了,时间难倒回啊。
  我想,无论是谁,进入了一个新环境,都会或多或少有些许的不安感,喜欢抱团,喜欢有人陪着,如我。那时候我喜欢拉着室友一起,不管做什么,似乎这样,就会安然许多,觉得自己不孤单,除了电话里的声音还有可触可及的温暖。一起上课,一起吃三餐,一起郊游,一起学习,一起刷夜迎接考试……一起经历了从专业认同的迷雾中一层层拨开,然后爱上这个这个专业,领悟这个专业,到最后非常有底气的告诉大家:“社工,不是社团!”
  这一年,我大一。
  大一伊始,我不适应没有同桌,不适应没有属于自己班固定的上课教室,不适应每天没有班主任开晨会的清晨;
  大一伊始,我不适应“潇潇洒洒大半年,一夜回到高考前”的考试复习状态,不适应每天没有目标的迷茫生活,更不适应大大小小的决定都要自己一个人做并且责任要自己承担。
  但是,大一教会了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在心理上适应没有固定的班级和座位,上完一节课都要将所有学习资料都带走的事实;适应了大学里面“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的理念,知道自己的事情要自己照顾好;我适应了一年回家两次,所有事情都自己做决定,父母在也还要远学;我还适应了宿舍四个人一起磨合出来的生活原则。
  环境不能改变,当适应不是选择是规则,我应该去积极的适应新环境!
大二:折腾一点
  “爽,这个策划让大一小孩发给你,然后你改改,一起开会讨论一下时事论坛的细节。”
  “爽,贾老师和青音老师这个‘学习爱’的讲座,前期宣传的的事情你负责吧。”
  “耀爽,素质拓展中心是你负责吧,能不能给我们学院办一个素质拓展?”
  “耀爽,大学生热线接线这阶段,同学们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督导的,联系一下老师。”
  “耀爽,骨干班这周日的下午茶话题轮到你准备了,别忘了哈~”
  以上的声音,经常听在大二。
  似乎走过了大一的各种“不适应”,大二我的生活变得丰富起来,我开始学会掌控自己的时间。我了解自己是个“不安分”的人,喜欢各种各样的学生工作,所以,大二中,经过了取舍,依然活跃在各个学生组织里面,举办各种活动,参加各种培训,乐此不疲。记得在一次的“班团干部培训会”上,一位老师的话让我记忆犹新,他说:“作为学生干部,首先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学习。学习成绩和学生工作是‘1’和‘0’的关系,只有保证了‘1’存在,学生工作的‘0’越多数字才会越大,如果‘1’不存在了,那么再多的学生工作,最后这个数字也只能是‘0’。”有些话会是某一阶段的座右铭,在我大二听到这句话之后,就把它当做了我的座右铭。当一个习惯在21天之后被养成时,潜意识就会帮自己完成。所以,尽管学生工作很多,但是我能很好的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宁愿晚上少休息一会,也要保证白天的课要去上,学生工作晚上熬夜做,好像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很少有夜里12点前休息过,也有那么几次晚上因为例会或者是活动结束晚差点被关在宿舍外面,也有那么几次洗了凉水澡。
  不得不提的一段缘分来自11级各个学院的同学组成的骨干班集体,如果说大二的前期还在奔波不定,那么来到这个班集体才开始让自己变得沉稳。记得第一次导师见面会的时候,导师先问了我三个问题:“你现在成绩排名多少”、“每天固定上自习几个小时”“你们现在都不去上自习么”,我支支吾吾说了一些表达我现状的话,他听了之后,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了这样一番话;“一定要保证学习成绩,有时间多看看校园网主页,看看北理工每天都在发生什么,别人都在干什么,不然这四年,你读的只能是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而不是北京理工大学。”如果说一定要有个节点,那么这一刻之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之前就是人文学院的学生,而非北理的学生,回去之后我就把校园网主页设置成了自己电脑浏览器的主页,一直到现在。交到了一些互相很懂彼此的小伙伴,一直到现在。
  大二这一年,除了在学校内活跃,也记得“作为社工的学生,要多走出去”看看,这一年也成我拥抱北京土地最多的一年,这一年走过一些北京非大众“景点”,比如民间流动图书馆。在往返良乡与市里的这一年,也养成了随身带一本书的习惯。
  正是因为尝试得够多,折腾得够多,才越来越知道自己得定位,越来越了解喜欢的是什么。因为真正地去了解了,才能负责任地说不,才能勇敢的舍弃与成全。
大三:觉醒一点
  “耀爽,这次的北京市民政局项目调研你有兴趣参加吗?有兴趣的话,就来做这个项目的组长吧!”
  “要不我们就把它叫社工公社吧~”
  “既然你有时间和精力,就选择修一门双学位,经济学正好跟你的本专业发展很密切。”
  “好好干,可能你不是能力最强的,但是你是最适合的!”
  突然到了大三,就成了良乡校区最年长的一届了,经历了大一大二的“摸爬滚打”,开始为自己的何去何从焦虑了。以前的周末,大家总会相约着去市里玩玩,现在的周末,身边同学要么就是相约去市里学语言,要么就是在学校里上双学位的课,要么就是在图书馆抓紧学习。就感觉身边的同学突然就消失了,宿舍空荡荡,校园空荡荡。
  除了每天的按时上课、外出实习、学生工作还有周末的双学位,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生活非常有条不紊,还是觉得有精力再做点什么。凭着对专业知识的理解越来越深,对专业的认同感越来越强,真切的感受到,社工这个专业应该在校园里实实在在为身边的同学做点事儿,于是就决定成立“社工公社”,在校园内开始开成长性团体,慢慢的,就很少再有人问到“社工是做什么的啊”这样类似的问题。
  大三的每一天都过得充实,假期的时候也没闲着,跟着专业的老师做调研的项目。在暑假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几乎跑遍了房山区的一般村落在做调研,感受到北京乡村的真实写照,虽然顶着烈日,虽然有的村落没有交通工具,但是一一都克服了,感受到乡亲们的温暖和作为大学生的责任感,作为社工,我应该“助人自助”。社工,确实应该出去走走,可能作为大学生,也应该多接触社会吧。
  大三这一年,心态沉稳许多,知道自己要为什么而努力,读研的想法也越来越坚定,成绩上依然不敢放松,而且还更加努力。能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偶尔的假期,相约自驾去草原转转,也抓住机会出国进行志愿交流。
  我相信未来的自己一定会感谢这一年付出努力的自己。
大四:坚持一点
  “耀爽,这学期你就暂时在本部,辅助负责11级的日常管理工作。”
  这一年,回到了本部,经过了大三的铺垫,感觉本部并不陌生。大一时候的愿望被时间成全,保了资,成了兼职辅导员,这就意味着自己作为大四学生,还要负责大四学生即将要经历的所有事情,一开始有些慌张。渐渐地,生活就变得更加规律。平日的时间基本都在中教、食堂和11号楼,周末的时间基本都在修双学位,时间变得特别紧张。上学期的时候,和大三状态差不多,身边的同学除了准备考研、学英语就是找工作,然后又回归成了大一伊始的状况,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坐地铁,一个人看电影,但是这时候的心境是变得坦然而不是慌张,也让我相信这是个循环的世界。
  直到五月,大家也都说有一种“五月病”的说法,大概症状就是无力、烦躁、莫名的压力。五月,即将要毕业,论文、考试等等都在等待着结束,这段时间通宵是常有的事情,又觉得也就只有大四才会给自己这样的机会和体验吧,所以就甘之如饴。这段时间坚持了双学位,拿到了驾照,利用晚上的时间完成了每期持续八周的第五期成长团体。可能这一年会觉得自己不像是大四的学生,忙着各种各样比前三年还要挤时间的学生工作,现在想想,也坚持下来了,会觉得,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
  这一年告诉自己,为了毕业,我随时做好准备,不为了得到什么而去做什么或者坚持什么,只要做了,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对自己的嘉奖和馈赠。
  这四年,如果说社工给了我“助人”的情怀,那么母校便给了我“坚持”的品格。还没说,我喜欢良乡的北湖,喜欢综B的503,喜欢静A的225,喜欢图书馆的视听空间;还喜欢11号楼前的小花园,体育馆的学生之家,站在1345办公室俯瞰的中心花园全景,雨天跑过的小南门……
  很有幸,我还能继续在北理!还要比我的同学多在北理待一点~
致谢
  属于我们11级的这四年,经历了从文科学部到学院转身,经历了辅导员的三次调换,经历了没有晚会的军训,错过即将来临的北理75周年庆典。
  这四年,首先感谢母校给予的机会和资源,四年,书写了一个姑娘的八年半的生活。其次特别感谢四年中遇到的老师们、辅导员们的言传身教与精心栽培,小伙伴们的成长陪伴以及悄悄关注、给我支持的朋友。最后,感谢父母亲人的理解和包容,我想,四年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我能大声的告诉爸妈,我能把自己照顾好,请你们放心!
发表时间:2015-07-15 供稿: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由耀爽
分享到: